【2020鬥陣歡樂城群組攻略】月收入超過50萬元,酷狗音樂人如何改寫音樂人命運?_lk娛樂城註冊送體驗金660$

【2020鬥陣歡樂城群組攻略】月收入超過50萬元,酷狗音樂人如何改寫音樂人命運?_lk娛樂城註冊送體驗金660$

  這次特殊情況所帶來的沖擊,對於本就高度依賴線下演出維持生存的音樂人而言,無異於雪上加霜,對於一些知名度較低、職業生涯尚在起步階段的音樂人,打擊更為沉重。

  音樂行業競爭激烈,對於知名度較低的音樂人而言,很難得到發行數字專輯的機會,版權分成也很少,多數人難以成為全職音樂人,必須靠線下演出等“打工”來堅持理想。

  根據中國傳媒大學音樂與錄音藝術學院張豐艷工作小組發佈的《2019中國音樂人生存狀況報告》,音樂行業的兼職音樂人占比仍高達80%,全職音樂人僅有12%,絕大多數音樂人仍生存艱難,近半數音樂人的稅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

  特殊情況所掐斷的線下演出,更是許多音樂人最後的收入來源。

  但好在直播和短視頻興起後,音樂人從線上開始有瞭轉機,其中酷狗音樂人在特殊期間較快捕捉到瞭這一趨勢,上線瞭“星曜|看見計劃”,其中扶持計劃的一大重心,就是通過相關政策,讓音樂人的收入和曝光得到大幅提升,解決音樂人的生存需求,重拾對職業的信心。

  “要理想,也要理想收入”,音樂人長久依賴於線下演出的生存模式,在這次正在通過線上模式實現轉機。

  一個月內,音樂人最高收入超過50萬,超六成音樂人粉絲數翻倍

  酒吧、Live House、餐廳,這些場所都是音樂人傳統的打工場所,翻看那些從零起步的歌手的履歷,多數在追夢的路上有類似的駐唱或打工經歷,但也正因為這種不穩定性,以及收入時高時低,讓大多數音樂人隻能將“音樂人”當做兼職。

  在曝光度上,音樂人想要出頭同樣很難,如國內的搖滾樂隊逃跑計劃,曾經一年中在北京的MAO Live House,辛苦演出上百場,依然隻能在小眾樂迷中擁有知名度;隻有其歌曲《夜空中最亮的星》在《我是歌手》和《中國好聲音》相繼被傳唱後,樂隊的知名度才一下打開大眾市場。

  節目選秀和線下演出依然是很多人傳統印象中的音樂人上升通道,但前者門檻極高,能夠脫穎而出的人鳳毛麟角;後者變現方式單一,並且在特殊情況下受到極大沖擊。

  線下生存太難,那麼線上呢?

  針對音樂人的生存難題,酷狗音樂人推出的星曜|看見計劃旨在用直播的方式幫助音樂人變現,音樂人直播還可以獲得酷豆獎勵,“酷豆”體系是酷狗音樂開放平臺搭建的流量自主兌換機制,音樂人可以使用酷豆為自己兌換流量,將曝光的機會把握在自己手中。

  在直播和酷豆體系的雙重扶持下,音樂人可以在特殊情況停擺中重新掌握自己的命運,無論是直播,還是酷豆兌換機制,相當於都把內容變現的機會和曝光度交到瞭音樂人手中,由他們發揮自己的實力。

  活動上線僅一個月,就有音樂人展現出瞭強大的潛力。

  其中,90後唱作歌手孫子涵通過參加星曜|看見計劃,月收入達到58萬元。

  孫子涵一直以陽光、活力的形象被譽為“熱血小超人”,頗受年輕粉絲的喜愛,作為中國內地男歌手,曾入圍亞太音樂榜“內地最受歡迎新銳大獎”、獲“第三屆QQ音樂巔峰盛典年度十大熱歌金曲獎”,在直播中,他現場演唱瞭自己發佈的翻唱新歌《微微》,展現瞭一個更平易近人的鄰傢大哥哥形象,用唱歌和各種貼近生活的話題和粉絲們拉近距離。

  用戶們則用禮物給予積極的反饋,表達對他的支持,在直播間貢獻榜上,打賞幅度最高的用戶達到瞭3萬多元,僅貢獻榜Top5合計的禮物價值就超過10萬元。

  在直播中,孫子涵自己也感嘆自身熱度的上升之快,新歌首發當天就得到瞭上萬條評論,直播間有上萬人同時在線。

  實力女歌手季彥霖也通過參與計劃,為粉絲表演自己的經典曲目《選擇失憶》、《勇氣》等,用實力征服用戶,獲得播放量獎勵和打賞,月收入突破53萬元。

  這次參與星曜|看見計劃的音樂人超過1萬人,平臺累計發放1億+流量,超過六成音樂人的粉絲數翻倍。

  這不僅是酷狗音樂在特殊時期對音樂人的一次扶持,也是酷狗音樂的一次嘗試,開辟音樂人在線上的新道路,讓“全職音樂人”成為一種可能。

  星曜|看見計劃,如何讓音樂人實現“左手收入,右手流量”?

  星曜|看見計劃共分為兩個具體的扶持政策。

  一是大幅提高直播分成,直播收入一萬元以內的分成比例由40%提升至100%,全部歸音樂人所有;一萬元以上的分成比例由40%提升至60%。

  也就是說,在原分成體系下直播收入一萬元的主播,主播分成4000元,但在現分成下則1萬元收入全歸主播所有。

  二是,給予“酷豆”任務激勵,參與星曜|看見計劃的音樂人隻要開播≥2小時,就可以獲得豐厚的酷豆獎勵。

  合理利用酷豆,可以讓自身的曝光度呈瞬間達到數倍的增長。

  例如,通過星曜|看見計劃,90後歌手宋孟君的粉絲量一個月暴漲9萬,歌曲收聽人次增加1000萬。

  另外超三成的音樂人歌曲播放量提高100%+,其中歌手周雯Fiona的歌曲播放量更是從兩位數攀升至10萬+。

  對於音樂人而言,一手獲得收入,另一邊得到推廣拉動粉絲增長,盤活粉絲粘性,讓歌曲獲得更多曝光;而粉絲的增長和粘性增加,增加瞭用戶對音樂人的忠誠度,又可以反過來推動用戶在直播間消費,進一步提高收入,形成內容變現的循環;對於酷狗音樂,也盤活瞭自身的4億用戶,從內容到收入上建立瞭一個完整的閉環。

  提高音樂人收入,也是酷狗音樂人對音樂人扶持激勵計劃的最後一個閉環。從去年12月開始,酷狗音樂連續推出星曜計劃、億元激勵計劃,再到近期星曜|看見計劃,為音樂人打通瞭一條從流量到變現,再到更多變現方式的一條上升通道,改變瞭音樂人過往的生存模式。

  在這中間,酷狗音樂也在發揮自身獨有的優勢,基於酷狗音樂早期在直播上佈局的垂類音樂直播,形成瞭用戶獨有的對音樂直播和音樂主播的消費習慣,這是扶持音樂人計劃,使音樂人具有內容變現能力較為重要的一點,也是酷狗自身堅持佈局音樂生態所產生的影響。

  直播相比線下演出,優勢在於強互動性,用戶從觀賞者成為參與者,可以與偶像更近距離的交流,增強彼此的認同感,也更容易引起用戶對內容的消費欲望,通過扶持直播,不僅可以提高音樂人收入,也相當於以音樂人為核心,形成瞭大大小小的私域流量,活躍在酷狗音樂的大流量池裡。

  對於陷入線下演出停擺的音樂人而言,這也是一次難得的突破機會,讓“全職音樂人”不再隻是理想,更能兼具理想收入,改變音樂人從起步到成名之間漫長又困頓的時期,收入、流量與事業不再是取舍關系,而是共生關系。

  盤活酷狗音樂流量池,既為音樂人改變生存方式,也為4億用戶補充更多的音鬥陣歡樂城破解版內容

  直播和短視頻,如今也正在音樂宣發領域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如“抖音神曲”系列,已經讓不少歌曲火爆出圈,甚至引發楊坤diss《驚雷》等熱門話題;而越來越多的明星也選擇在線上通過直播的方式展開發佈會,或是發佈新歌。

  孫子涵近期新歌《微微》就選擇瞭線上發佈,在直播間中受到瞭用戶們熱烈的鼓勵,紛紛用打賞和打call的方式支持子涵的新作。

  通過激勵扶持音樂人走入直播間,增加變現渠道,降低曝光門檻,在線下音鬥陣歡樂城破解版受阻的情況下,星曜|看見計劃讓音樂人們湧入直播間,豐富瞭線上的音鬥陣歡樂城破解版內容,讓音樂人們在演出之外,展現瞭更豐富的性格和內容。

  以孫子涵為例,以前在節目和演出中被粉絲們視作帥氣偶像,被粉絲叫做叫子涵哥哥,在直播間裡則因為親民的性格被粉絲們稱作“憨憨”,鄰傢又陽光的性格在直播間展露無遺。

  像子涵一樣,來到直播間擺脫人設束縛,盡情展現自我的音樂人還有很多,參加星曜|看見計劃,很多音樂人反而沒有瞭演出時的束縛感,讓觀眾看到瞭音樂人更真實、豐富的一面,帶來瞭和線下演出完全不同的觀感。

  此前,音樂人離不開線下演出的一大難題就是線上流量得不到保證,直播用戶相比音樂更願意在秀場、遊戲直播中消費,缺少音樂直播消費習慣,但在酷狗上,用戶具備對音樂直播的消費意願,以及能夠給音樂人自己提供流量的酷豆機制,這些天然的平臺優勢可以解決音樂人的生存問題,讓音樂人可以專心創作,從而對內容形成供給。

  例如廣州本土駐唱音樂人鐘釗樺,一直在廣州當地演出、駐唱,生活非常依賴於線下演出,在特殊情況影響的演出停擺後,她參與星曜|看見計劃,給直播間觀眾演唱粵語情歌,開播一個月,月收入就突破5萬元,粉絲增長118%,如今已經成為酷狗上的熱門主播。

  其中在她的直播貢獻榜上排名第一的用戶,一個人就貢獻瞭一萬多元的禮物,在酷狗音樂上,用戶對音樂內容一直保持著較強的消費意願和消費實力,是酷狗獨有的優勢。

  而作為以音樂內容為消費主體的平臺,擁有4億用戶的酷狗音樂天生需要音樂人不斷創作大量內容去補充用戶需求,從而提高用戶的消費意願,和音樂人處於長期共生關系,隻有保證音樂人的生存、曝光問題,才能讓他們專心創作,用內容反哺酷狗音樂的生態。

  而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讓音樂人自身的內容能夠直接成為消費品,直播就是其中一種,維持穩定收入、積攢名氣後,音樂人也可以向上通過發行數字專輯、版權分成等方式尋找更多的變現渠道,為自己打開更穩定的創作空間。

  基於此,酷狗音樂也和音樂人真正形成共生關系,在不斷補充新鮮血液的前提下,激發音樂人的創造力,也為平臺的用戶帶來品質更高的精神鬥陣歡樂城破解版樂,形成自己的生態。


新手註冊直接送660$ 娛樂城體驗金

最新免費500$體驗金

贏錢必看葵花寶典鬥陣歡樂城攻略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